韩愈记述郾城的两首诗

   

○赵永胜

      查看《全唐诗》及《郾城县记》,发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写过三首与郾城有关的诗,其中与李正封的联句《晚秋郾城夜会联句》和《郾城晚饮奉赠副使马侍郎冯李二员外》就写于郾城,另一篇《过襄城》是从郾城离开路过襄城所写。

      那么韩愈为何会写下如此与郾城有关的诗作呢?这要从韩愈作为行军司马参与平叛蔡州之乱说起。

      “安史之乱”以后,唐朝的藩镇割据已严重威胁到了唐王朝的统治。在唐宪宗元和九年,淮西节度使吴少阳去世了,他的儿子吴元济自己宣布自己为节度使,并进犯洛阳附近,这等于是公开地向朝廷叫板。抓住这个机会,唐宪宗决定武力镇压位于河南蔡州的吴元济。然而讨伐蔡州的战争并不顺利,朝廷的军队遭到了顽强的抵抗,而且这些藩镇的将领秘密派刺客刺伤了当时主战的宰相裴度,唐宪宗对讨伐蔡州开始动摇。主战的韩愈给皇上写了一封奏章《论淮西事宜状》。皇帝看了他的奏章信心大增,在宰相裴度等人的决意坚持下,于唐宪宗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任命裴度为淮西宣慰招讨处置使,负责全权处置讨伐淮西的叛军。同时,任命韩愈为行军司马,随裴度去前方作战。

      韩愈作为行军司马于元和十二年七月从洛阳出发,八月到达郾城西五十里的裴城村(历史上曾称作汇渠镇、浀阳镇、河阳滩等名字),后转至郾城县城。裴度到郾城后,首先奏请取消监军宦官,让其各主将掌握兵权。十月,裴度带领李光颜、田布、韩愈等将领亲至前线郾城东南的沱沟,视察正在修建的防线。驻五沟营一带的蔡兵突然袭击裴度,但李光颜早已派兵埋伏于沟中,待蔡军走近时,奋起袭之,蔡军仓皇逃窜,但归路又被伏兵断绝,只好丢掉坐骑越沟逃跑,坠压而死1000余人。

      韩愈在郾城日常的军队事务当中协助裴度处理军政要务,在讨伐蔡州期间做出了卓然的贡献。

      第一,在战争开始之前,协助裴度理顺人事关系,协调军队之间的关系,使中原地区最受朝廷重视、势力最大、地位最高的宣武节度使韩弘等将领听从裴度的统一调遣,避免窝里斗、后院起火,给讨伐造成掣肘。

      第二,韩愈看到蔡州精兵都被李光颜吸引到了郾城东南的汝河、洄曲河沿线,蔡州后方空虚,向裴度提出自己带一支精兵,夜袭蔡州城。但裴度考虑时机不成熟未同意此方案。后来裴度手下另一员大将李愬,再次向裴度提出奇兵夜袭蔡州城,李愬的军队在下大雪的夜晚从嵖岈山出发,连夜到了蔡州城下,占领了整个城池,并把吴元济押解到长安。班师回朝之后,朝廷论功行赏,韩愈被提升为刑部侍郎,位居四品。

      韩愈虽然是来打仗的,但是作为大文豪,在战火硝烟的百忙中,仍抽出时间,游览郾城当地的风景,并吟诗作赋,留下了名作诗篇传承于世。郾城古县城紧邻溵水,水清树多,风景优美。为了休憩方便,裴度在河边建了溵亭(明嘉靖33年版《郾城县志·卷六·故迹篇》记载:“溵亭,在县东一里许,溵水之阳,昔裴度征吴元济时筑之,以为游息之所,今亭废,而故址尚存。”清乾隆版《郾城县志》记载:“溵亭,县东南一里许,溵水之阳,裴度征吴元济时筑之,为游息之所,故址尚存,金代元好问有溵亭诗”)。

      根据这些记载可知,溵亭为唐人在此筑亭,即是平叛吴元济时,裴度、韩愈、李正封、冯宿、李宗闵等人所建的游览观感处,也是密谋平叛的策划之地。它为四方亭,四根方形木柱上横架木梁,亭内挂落上有精美雕饰,四隅戗角飞翘,四边有石头围栏,亭内有石凳石桌,供游人小坐。置身亭中,可闻河水淙淙,不绝于耳。韩愈与李正封的千言联句《晚秋郾城夜会联句》诗,便始于此。这首诗歌主要描写讨伐蔡州战争的激烈战场情景。随后,该诗又由韩愈亲笔题于郾城彼岸寺的墙壁。韩愈在此作了另一首名为《郾城晚饮奉赠副使马侍郎冯李二员外》的诗歌:“城上赤云呈胜气,眉间黄色见归期。幕中无事惟须饮,即是连镳向阙时。”也描写了战争期间他们想早点旗开得胜、凯旋而归的心情。在郾城半年后平定叛乱,归途中韩愈写的另一首诗《过襄城》意思表达的更明确,“郾城辞罢过襄城,颍水嵩山刮眼明。已去蔡州三百里,家人不用远来迎。”后来韩愈《进撰平淮西碑文表》就是描述郾城讨伐蔡州的事情。

      郾城人民也没有忘记这个文豪,清乾隆十七年(1752),知县傅豫创书院,书院名字就叫做景文书院(即现在的郾城教师进修学校)。韩愈谥号“文”,“景”即景仰、景慕、佩服。“景文”就是景仰唐代大文学家、古文运动倡导者韩愈博古通今、倡导儒家文化的精神,怀念他在郾城讨伐蔡州作出的突出贡献。书院的名字寓意激励仕子们埋头读书、奋发向上、以冀魁名高中,取得像韩愈那样的成绩,来光宗耀祖。明朝本地一个诗人叫做陆渊之,写过一首《郾城怀古》,其中就有“吊古多名笔,何人续退之。”诗句赞美了韩愈在郾城的贡献。

 

[作者简介]赵永胜,漯河市博物馆副馆长,曾任郾城区文化旅游局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