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东平在许昌的革命活动片断 (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六年)

   

○中共许昌地委党史征编办公室整理

      沈东平,原名张丙乾,河南省舞阳县太尉公社林庄村人。一九○五年生,一九二七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在吉鸿昌领导的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中工作,历任中共许昌党支部书记,豫西、豫东特委书记,河南省委委员,西华人民抗日自卫军参谋长等职。一九三八年八月在睢县马路口与日寇作战中英勇牺牲。

      沈东平从青年时期起,就投身于伟大的共产主义运动,为了党的事业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为了抵御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他不畏困苦,不怕牺牲,直至贡献出自己的一切,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朽的业绩。

      一九三三年十月一天,沈东平来到许昌,由灞陵中学校长贺仲莲联系,在宁子襄家召见了该校教师路岩岭,说及了他们在西北抗日同盟军任职时提到的西华县几位地方实力派的问题,并要路带他到西华县三岗地区去。到三岗后,他们一起会见了胡晓初、屈申亭、侯香山等人。经三天畅叙,在对待武装抗日、挽救民族危亡的问题上认识较为一致,彼此十分融洽。返许途中沈东平向路岩岭说,西华的条件很好,有一定的基础,他准备到北方局去申请开展西华工作。没过多久,沈即从北方局汇报回来,并根据路岩岭的申请一起解决了他的入党问题,指示路仍留在许昌,他去西华工作。

      一九三四年春,沈东平又来到许昌。他对路岩岭说,西华的胡晓初、屈申亭、侯香山三人表现很好,但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仇视,国民党军队要对他们搞三次围剿。并要路在许昌给胡、屈租两处房子,有情况时来许昌居住。路岩岭托宁子襄在许昌给胡、屈租房两处,家属即从西华移居许昌。胡、屈和宁三家的七个子女都在胡家学习,由路岩岭抽出时间来教他们读书、复习功课。

      一天,沈东平在许昌大街上遇见了和他同乡同姓的叛徒张某。张邀沈来到天平街西头路北家里,问到沈东平的当时情况时,沈告诉他说,已经不再从事党的工作了。张某听了后信以为真,要沈东平和他一起干特务工作。于是,沈东平决定除掉这个叛徒,便抱起张某的小孩,佯称到街上玩一下,迅速来到宁子襄家里。他把情况告诉给路岩岭,并商量决定当晚动手。晚饭后,沈东平和路岩岭借宁家的两支手枪,迅速赴天平街除奸。他们商量说,见到张某后由沈东平先开第一枪,如不中,再由路打第二枪。刚走到天平街东口,忽然听到里边有紧急的枪声,估计情况有变,计划未能实现,便急忙折回到宁家。原来是土匪抢劫银行的枪声。

      后来,随着形势的变化,沈东平决定暂时离开许昌。一天,他对路岩岭说:“你以我家的名义给我写个信,就说我母亲得了急病,叫我速回。我准备到豫西去,恐怕近期不能来许昌,这里的事情你注意办好就是了。”

      一九三六年初,沈东平受北方局委派再次来到许昌,和王定南等一起继续恢复发展河南党的组织,重点在西华一带开展地方武装工作,并参加了河南省临时工作委员会。

      沈东平来许昌后,郭晓棠等向他汇报了许昌、豫北、南阳等地的工作情况,然后恢复了郭晓棠、陈秀琴(齐欣)等人的组织关系,成立了许昌党的支部(召开支部成立会的地址在宁子襄家里,是路岩岭负责安排的)。参加支部的成员有:沈东平、王定南、郭洁民、郭晓棠、陈秀琴、路岩岭、栗元恒等,沈任书记。沈东平还在会上讲到了当时的形势任务和党的政策,也谈到了以许昌为中心向附近县份开展工作等问题。

      “一二·九”运动中,许昌地下党暴露了一些力量,引起了国民党当局和复兴社特务们的注意。一次,沈东平在街上碰见了谢某某(郾城人,原来和沈东平一起工作过,已叛变),谢告诉沈说,共产党在许昌的活动很频繁,并拿出写给开封省党部的报告材料让他看。根据这个情况,沈东平等同志研究决定:已经暴露的几位同志要立即撤退,其中有两位调回北京。同时还研究利用寒假机会,抽调外地的同志来许昌加强、充实党的力量。今后党的工作注意力应立即转向农村,抓紧开展西华、鄢陵、扶沟、襄城等县的工作。

      为具体领导许昌城乡党的工作,于一九三六年夏季的一个夜里,沈东平主持成立了中国共产党许昌中心县委,贺仲莲任书记,董振寰任组织委员,陈秀琴任宣传委员,栗元恒做青工和联络工作。在会上讲了时事和任务问题,布置了具体工作。

      到了秋季,沈东平和路岩岭等同志一起到西华建立中共豫东特委,沈任特委书记。他同那里的党组织和爱国进步人士一起举办抗日训练班,培训干部,建立抗日基层组织,发展武装力量,开辟豫东农村根据地,使那里的人民抗日武装迅速发展壮大到近三千人。他们转战豫东,积极开展斗争,成了党的一支地方抗日武装力量。

 

(转自198471日《许昌党史资料》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