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知青带队经历

   

刘平安

        1975年,我是漯河市南大街小学的党支部书记兼校长。七五·八大洪水过后,我向组织上要求下乡当带知青的干部,原因是我对当时的批林批孔造反形势看不惯,心不满,干事业的好干部挨批斗,没自由,没人权。而不干事业整天闹事找事的人是革命者,是好人,是英雄,我又无法给他们讲理,他们也不让我给他们讲理,因此,我天天生闷气,饭吃不香,觉睡不好,别扭的很。一气之下,我下定决心,多次找市委宣传部和市教育局主要领导,强烈要求下农村带知青。市委宣传部刘益三部长说:平安,你的问题是社会问题,不行给你调个学校。我说:刘部长,算了吧,我想下去锻炼锻炼,还是让我下乡吧!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组织上让我到漯河市郊区后谢乡小寨杨村知青队接王河山同志的班当带队干部,并让我兼带芦王庄和娄庄两个知青队。

    这个担子实在是不轻。当时我做了一番了解,大水刚过,困难很多:一是知情队房倒屋塌,二是牲畜死亡很多,三是各队知青吃喝无着,四是知青思想很乱。知青队基本上是空巢空窝,他们在社会上、在家里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面对诸多困难,我从思想上不甘示弱,下定决心立足小寨杨知青队,跑市场搞调研,筹办工厂,制白铁桶。去市里大街小巷,走访知青和家长,劝他们归队生活,恢复生产。

    经过不懈努力,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厂办起来了,知青都归队了。接着我又狠抓了安定团结和发扬艰苦奋斗的思想教育工作,我和知青们交心谈心、心贴心,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同生活。让大家有活干,有饭吃,大家信心满满、劲头十足。白天把知青们分为工农两个组,一组制做白铁桶,另一组从事农业生产;晚上全队基本上在我的带领下从事白铁桶的手工制作,根据需要剪出桶身和桶底,再一锤一锤、一点一点把桶身和桶底砸圆扣紧,不能漏水,既严密又要美观。不出三五天,制成的白铁桶就能装满一大马车,由知青们送到市土产公司,验收结算后拿回应得的款项。这样,农业按时按季播种收获,工业也搞上去了,知青队有了经济收入,队里有粮吃有钱花,每周改善两次生活,牛肉猪肉鸡肉鱼肉调剂着吃,知青生活过的很有滋味。此外,队里有钱了,每月给每个知青还发 10元至 20元零花钱。这样一来,大家是越干越想干,越干劲头越大。年终全市 17个知青队评比,我带的小寨杨知青队被评为全市的先进知青队。我在全市知青工作大会上发了言,介绍了办好小寨杨村知青队的经验。同时,我被评为许昌地区劳动模范,这也是漯河市唯一一个知青工作者方面的劳动模范。在许昌地区的奖模大会上,许昌地委的主要领导亲自给我颁了奖状,我感到很荣光。

        1977年,我被调到漯河市郊乡知青办公室工作,协助李清河主任管理全市十七个知青队的工作。当时的主要工作是:洪水过后,知青队灾情多多,首先是向上级反映各队的灾情,争取各级领导知情知青,同情知青,理解知青需求,关心支持知青工作;尽量多争取资金,尽快把各知青队的房屋整修起来、重新盖起来,减少的牲畜再买回来。还有一项重要任务是把知青的归队思想做好、抓落实,尽快恢复生活和生产。此时,因为李清河主任年岁大,眼力不好,所以,大量的上联下跑的事,全由我一人跑、一人干,别无他人。比如:我在许昌地区跑来了一大批木材指标,还得想办法从许昌地区木材公司货场分别运到市郊十七个知青队。我一个人吃住在许昌,负责给市郊各知青队调运。我一个人接车接人、办手续、协助装车。天天忙的吃不好饭,睡不着觉,发着高烧,还坚持在许昌地区木材公司忙碌。由于资金、木材指标跑的到位,运回及时,十七个知青队倒塌的房屋,很快都修造好了,生产也搞上去了,生活也恢复了。

    由于我与上下级接触多,工作做的多而且扎实,所以,我在十七个知青队的威望很高,各队都听我的,市里召开知青大会,我是总指挥,我叫咋站咋站,我叫咋排咋排,市里领导根本不用多操心,各级领导、老农、知青和家长都比较满意,我虽然辛苦一些,但心里很快乐。

    (本文作者系果博娱乐手机客户端退休干部)